每时灵粮:  

旷野呼声论坛

 找回密码
 注册
查看: 321|回复: 9

非拉铁非福音戒毒团契:“毒海鸳鸯”重生服侍记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7-1-11 15:18:54 来自手机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马上注册,结交更多好友,享用更多功能,让你轻松玩转社区。

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没有帐号?注册

x
《境界》独立出品
【见证】口述 孙玺和娟娟
采访 相宜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孙玺和娟娟这对南京年轻夫妇曾双双吸毒,陷入痛苦深渊,后靠福音戒毒成功,为回报上帝的恩典,回应“你回头以后要坚固你的弟兄”这来自神的异象和呼召,创办非拉铁非福音戒毒团契,多年服侍几十位吸毒者,靠着福音的大能,上帝的供应,帮他们脱离毒品的**。

为救深陷毒瘾的丈夫,妻子开始吸毒戒毒,谈何容易?各种影视片可见,吸毒的人是很难真正戒除毒瘾的,但福音戒毒,是上帝的大能要拯救那些失丧的人。
最早的福音戒毒
可以追溯到席胜魔和他的戒烟馆。席胜魔是清末秀才,家境殷实,不到30岁,因妻子的离世吸食鸦片,以求解脱,躺卧在床,成了骨瘦如柴的“鸦片鬼”。
1879年,在英国循道会传教士李修善的带领下,席受洗成为基督徒,成功戒掉毒瘾,并改名席胜魔,随后开始帮助其他吸毒者戒毒。
而在21世纪的今天,南京有这样一对传奇夫妇,他们双双吸毒,又靠着主双双戒毒,戒毒成功之后的他们,无法抗拒内心的感动和呼召,多年来一直用自己全部的力量,去帮助那些曾和他们一样,深陷泥沼无法自拔的人。
-
孙玺弟兄,健康,朝气,热情,很难想象这是一个曾吸毒十多年又戒毒十多年的人。
他自幼在暴力家庭长大,14岁就进了少管所,出来之后就混社会,开饭店,赚很多钱之后,开始和狐朋狗友们一起吸食海洛因。
渐渐发现自己无法征服毒品,反倒受了毒品的**,毒瘾发作的痛苦,吞铁钉,割手腕,跳楼自杀等等可怕的事情,孙玺都经历过,但毒瘾却像一个白色的魔鬼,他只能臣服,无法靠着自己意志胜过。
-
娟娟姊妹,一个美丽的姑娘,小时和孙玺青梅竹马,多年后再次相逢,看到这个沉沦的男人,她决定和孙玺一起吸毒,心想自己做出这么大牺牲,或许能让孙玺良知触动,从而彻底远离毒品,谁料不但没有拯救成心爱的人,自己反倒也成了一名瘾君子,
这夫妇二人,吸食掉几百万家财,十多年来足迹踏遍全国各大戒毒所,都没能成功把毒瘾戒掉,成了一对真正的毒海鸳鸯。
然而,上帝的爱没有放弃他们,福音首先临到了孙玺的父母,他们接受福音之后立刻领受呼召,成了神家热心的仆人,但此时的孙玺早就不服父母管教,已离开家庭混社会,可是他有一位恒切祷告的母亲,日日夜夜在上帝面前祈祷,求上帝把这个孩子从魔鬼的权势下拯救出来。
-
孙玺妈妈说:“那时我常为孩子祷告,教会的弟兄姊妹也鼓励我,奥古斯丁年轻时放荡不羁,作为虔诚基督徒的母亲莫妮卡就一直为他流泪祷告,当时一位主教看见了,就对莫妮卡说了一句话:神看见一位母亲如此多的眼泪,不会叫她的儿子失丧。所以,我就是一直相信,总有一天,我的儿子会和他一样悔改。”
 楼主| 发表于 2017-1-11 15:22:35 来自手机 | 显示全部楼层
【“犯瘾时不断呼求耶稣救我”】
终于在教会的帮助下,2004年,孙玺和娟娟踏上了福音戒毒的征途,孙玺去了福州,娟娟去了上海,两个人第一次分开,各自经历了他们的重生。
在上海的五角场附近的一个家庭福音戒毒所,有三个姊妹服侍娟娟,她们用来自基督的爱,全然接纳照顾她,在爱中,她经历了悔改和重生。
“犯瘾的时候非常难受,只有不断呼求耶稣,救我!有一次,三个姊妹一起为我祷告,我的心被神的爱触摸到,放声大哭,很奇妙,那之后就明显好了起来。”
她在那里呆了三年,一是为了巩固信心,二是为了学习服侍,她后来回忆这段经历说:
“这是福音的大能,让我学习了爱,预备了要去帮助其他和我们一样的人。”
而远在福建大山里的孙玺,也同样经历了神的大能,顽固失眠的他,已经好几天都睡不着,恨不能拿刀片刮自己,就跪着说:“神啊,如果你让我睡着,我就信你。”说完这话,他就不知不觉睡着了。
从那以后,他看到越来越多福音戒毒的神迹,不断经历神的大能。
2007年,读完神学之后回到南京成功戒毒的孙玺夫妇,生下了一个可爱的女孩,取名诗恩,意思是:用诗歌赞美神的恩典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7-1-11 15:24:41 来自手机 | 显示全部楼层
【“看到一个虚弱的自己,开始厌恶罪“】

我当时立志,等我好了,要去帮助那些曾经和我们一样的人。其实这个念头很多人都曾有,但后来真好了的,有人重找工作,有人回归家庭,而我们夫妻二人都靠福音成功戒毒,太难得了!所有人都有理由离开这个侍奉,我们做不到,因为这就是我们的异象和呼召。
当我们第一次尝到主恩的滋味,看到福音戒毒的果效,我们就下决心要去搭救他们。”
“但是我疏忽了一点——我的灵命水平配不上我的使命心志。
我刚从福州戒毒回来,就急于帮助那些毒友们脱离毒品的**,在自己真理不稳根基不牢时,就急匆匆地去做,恨不能立刻把那些人的灵魂全从魔鬼的手里抢下来。”
“周围那些人,都是听说了我们的故事,主动找到我们,有一次,帮一个远方亲戚介绍的人戒毒,特意在南京郊区江心洲租了一套房子,可是,我们万万没想到,我们租的房子的对门就是一个吸毒贩毒的人。”
“当我们帮那个人戒毒的时候,他毒瘾发作求我,说再吸最后一次,我可怜他那种生不如死的感觉,然后,一念之差,我看到了毒品后,诱惑太大了,不仅对方戒毒失败了,而且我自己也复吸了。”
“之后,我的信心彻底软弱下来,火热的心突然被浇了一盆冷水,原来,福音戒毒没有我想象中的简单,我看到了一个虚弱的自己!原以为自己这辈子都不会再碰毒品,原以为就算别人跌倒,而我受了这么多苦,又蒙了神极大的恩典,我断然不会跌倒,却不知道我那时候的生命很幼小,而且并没有和主耶稣有真正的连接。“
我们都只是把福音当做了戒毒的工具而已,我们没有从内心深处憎恨毒品,厌恶罪,到达宁可死也不会再次染毒的地步,这一次,我跌倒了,但我随即就再次回到起先给过我希望的福音。”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7-1-11 15:28:27 来自手机 | 显示全部楼层
【读神学,办家庭福音戒毒“避难所”】
“这一次,我去深圳戒毒,在那里经历了认罪悔改和重生,也更深认识到,人在毒品面前,毫无能力,只有圣灵住在内心,时刻与主的生命连接,
软弱的时候,从主那里支取力量,时时想念在十字架上为我们钉死的主,才不会再次跌倒。”
最后一次的戒毒,身心再度忍受了许多痛苦,他回到南京,都不敢贸然尝试服侍他人戒毒了。
然而,还是放不下心里像火一样的燃烧着的使命,只是,这次他学会三思而后行。
他意识到自己在真理上缺乏装备,虽然胃痛难忍,还是凭着信心去了郑州读神学。在那里的两年,他学习了许多圣经知识,神的话语也渐渐在他的心里扎了根。
再一次归来的孙玺,和娟娟一起,开始了在自己家的福音戒毒工作,这才是真正的开始,软弱之后重新站立起来,神给了他们一个全新的开始。
“起先就在我的家里,我的父母都是传道人,所以我的家就彻底朝他们敞开了。
我夫妇二人,我的父母也在教会里帮我们祷告,借助教会的帮助,给予我们灵里的喂养。尤其我的母亲,更是我们全天候的同工。”
“那时候人很多,床**下,都是人,有街坊邻居吸毒的,有亲戚朋友同事介绍的,有外地慕名而来的,还有一些过去认识的毒友们,
这里就像一个避难所,一个靠着神的大能和怜悯,为那些无家可归的戒毒者提供的一个家,这是最后一站,事实上,每一个能来的人,都把这里当做了最后一站,因为世人能想到的办法都想尽了。”
“而那些人是怎样的状态呢?
他们的亲人几乎都绝望了,有的甚至断绝了和他们来往,社会也不接受他们,一次又一次去戒毒的失败经历,让他们丧失活下去的勇气,但内心最深处,他们还是想要好起来,和正常人一样生活,犹如当年的我和娟娟。
因为我们夫妻两个可以成功摆脱毒品,这就是活的见证。”
“然后,我们看到神的手在做,无论你怎么问我,你们究竟是怎样帮人戒毒的?我都诚实地回答你们,真的不是我们自己在做,是神在做,我们就是把自己所经历的,所学到的经验复制下来。”
“我想神拣选我们做这个事工,是真的因为这个工作的特殊性,你没有接触过吸毒的人,就没办法体会到他们的痛苦,他们内心深处有很大的自卑,掉入一个非常绝望的处境,找不到一个安全的地方,可以完全接纳帮助他们,当他们走进一家又一家戒毒所,然后失望而回,一次比一次更感绝望,到最后就是破罐子破摔。
我们了解那份痛苦,很自然的,我们在金陵小区的家,就成了那样一个避难所。”
农家院听道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7-1-11 15:31:24 来自手机 | 显示全部楼层
【为被**的灵魂祷告,解开黑暗绳索】
2014年,由于来的人越来越多,家里的地方无法容纳,所以孙玺夫妇就决定在外租房,其实是一间位于南京郊区的简陋的农家院。
“当时神在我心里放下一个名字——非拉铁非,
意思是弟兄相爱,这就是非拉铁非福音戒毒团契的开始。”
“每天学员们的生活是规律的,早晨七点起来灵修,八点半开始早上敬拜,结束后分享,10点半结束,两个人一组轮流做饭,其他人打扫卫生,整理自己的房间,
有时候我们出去劳作,因为门口有田有菜地,我们会一起到田里干活;中午12点用餐,12点半午休,每一次吃饭前我们都会背诵一段基督徒生活守则:爱人不可虚假;恶要厌恶,善要亲近。爱弟兄,要彼此亲热……”
“五点半预备晚餐,七点半我们会一起分享感恩事项。
当然,我们有很多的祷告,每一天都祷告,为教会祷告,为和我们一样失丧的灵魂祷告,为落在**里的灵魂祷告,
九点以后是个人的时间,各自回宿舍与神亲近,读圣经和一些福音书籍的时间。“
每周三、周四会有教会传道人带领我们查经,周二有团契的分享见证会,有时还有运动,打篮球,打网球等。
我们经常出去传福音,到公园,广场,火车站,戒毒的人都会编自己的歌,我们这里有架子鼓,电子琴,吉他等等乐器,因为当毒瘾发作难受的时候,当黑暗来临的时候,我们就靠音乐来排解,就如同圣经里记载的,大卫弹琴帮扫罗驱魔,我们也感受到在音乐里的释放。”
“现在的新型毒品比如冰毒,在生理上戒毒并不困难,主要是心瘾难戒。不像我们当初吸食的海洛因,生理上断瘾有很大的痛苦,然而,这些新型毒品给人奇特的快感幻觉,又因为让人觉得不会上瘾,而导致吸食的人越来越多,年龄也越来越小,我们看到这一点觉得非常可怕。“吸食冰毒有极大的快感,能几天几夜不睡觉,不吃饭,也不觉得困和饿,不吸时也没有太大的不舒服,所以人们就掉以轻心,但实际上毒性很大,吸食三年以上,人基本就有幻觉、幻听、精神分裂、抑郁……这些病状都是毒品带来的,而这些精神损坏的症状是与那些精神疾病不同的,所以,就算送到精神病院,人家依然不收,或者压根治不好,无从下手。”
“我们发现,在毒品背后是撒旦的权势,只有在每一个被毒品**后的灵魂里,做坚持不懈的祷告,让基督完全活在这些人生命里,黑暗才会退去,绳索才会解开。”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7-1-11 15:34:11 来自手机 | 显示全部楼层
【面对情绪化拿起菜刀的戒毒者】
“当你没有接触吸毒圈子,你会觉得每个人都很正常,周围人也没什么人吸毒;
但当你开始接触这个圈子,你才发现,满世界都有这样的人。无论靠药物替代,还是靠个人意志,戒毒都是非常艰难的。
但有些戒毒者,靠着福音戒毒,看到了神的大能。
人的意志与魔鬼的对弈,人不可能取胜,但有了主耶稣为作战的元帅,人才能最终靠着神站立。”
“来到我们这里的,都把这里当作最后一站,如果这里都不行,就彻底放弃了,所以我们身上的担子很重,我们也很有压力,因为我们服侍的人群,是高危人群。
我们在服侍中会遇见各种各样的危险,有的学员会有幻觉,极度敏感,吃饭吃的好好的,就把桌子一掀;
有一次,有个学员还到厨房拿起了一把菜刀,所有的人都默默地为他祷告,娟娟,这个柔弱的姑娘,却非常平静,她走到他的面前,非常镇定地问,你要做什么?一面心里不住地为他祷告,直到那个人,慢慢地把刀放了下来,就这样见证了神的保守。”
“比如琳琳,是来自广东汕尾的一个小姑娘,才16岁!
在我们的帮助下,已经成功戒毒了,她小学都没读完,辍学之后跟社会上一些不三不四的人混在一起,帮人贩毒吸毒,此外他们那里每几户就是贩毒吸毒的人家,价值观和是非观很混乱,她们这样年轻的小女孩就会特别相信身边的朋友,这些孩子们,实在叫人心疼。
“她来到这里后,我们就从神话语里帮助她建立基于圣经的世界观和价值观,她现在喜欢读《箴言》,觉得那里面有智慧,他们吸收新事物的能力非常强,只要神的灵进入他们的心,他们开始认识到自己的行为偏差,就会发生悔改的奇迹。”
“她刚来时,心情不好时会割腕,你看她胳膊上的刀痕就知道。这时候,娟娟就过来拥抱她,像对待自己的女儿一样。
一方面,让她通过神的话语,真正意识到,毒品是魔鬼的礼物,从魔鬼那里品尝到的那一点快感是非常短暂的,将来等待他们的,是魔鬼给的巨大痛苦;
另一方面,让她感受我们的接纳理解,就是从日常点滴让他们感受到,神是道成肉身的爱。”
为木吉弟兄祷告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7-1-11 15:36:42 来自手机 | 显示全部楼层
【回头之后,要坚固你的弟兄】
“再说说木吉弟兄的故事吧,
他是来自四川大凉山的毒品重灾区的少数民族,他通过教会渠道找到我们,刚看到他时,他非常憔悴,十天半个月躺在床上下不来,我们把饭端到他的床前,帮他洗衣服,照顾他,围着他为他祷告。
不是我们有什么能力做什么,最重要的就是神的爱。我们用基督的爱来爱他,每天宣告神的话语,特别是他毒瘾发作时,整夜不能睡觉,弟兄就 要彻夜陪着他,读圣经,聊天。
累吗?当然是累,累不算什么,但只要我们看到神在他身上动工,我们就会特别高兴。
他难受的时候在床上打滚,发冷汗,很挣扎,我们一起为他祷告。我们先是赞美,唱六、七首赞美诗歌,他就渐渐安静下来,神的大能真的奇妙。”
“可刚有一点收效,有一天,他的老家却忽然打电话给他,说之前欠他六万块钱的人要还他这笔钱,前提是必须回去才给,
他举棋不定,对于他这种吸毒到倾家荡产的人来说,六万块意味着很大一笔数字,何况那本来就是他自己的钱,但他心里又十分清楚,只要他回去,他一定会复吸,这种压力使得他寝食难安,
我们把这个事情放在祷告中,求神给他坚定的信心托住。因为我们清楚这是一个来自魔鬼的试探。
第二天,木吉忽然病了,病得非常厉害,肚子疼,人虚弱,痛苦到了一个地步,就是我们把他送了三家医院抢救,医生都无从下手,直到最后一家医院,忙了一晚上,花了7000多块,我们当时不知道这钱怎么凑,当时我们手上也没有这笔钱,有一位弟兄听说后,立刻赶来给了5000,解了围,我们至今觉得这是神的爱感动了弟兄姊妹,是神的爱在我们中间。
木吉人木讷,不爱说话,病床前络绎不绝,都是赶来探望的弟兄姊妹们,他们一直在他的病床前祷告,唱诗,默默流泪,在神面前切切恳求,
木吉的心就在那时候被神的爱摸着了,两天以后,他彻底好了,是彻底!
从那以后,木吉的故事一直印在我的心里,每当我在服侍里软弱,这个弟兄的故事就重新坚固了我对神话语的信心,
现在木吉弟兄已经回到了他的家乡,预备读神学,帮助那些重灾区里饱受毒品**的人们。”
农家院种地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7-1-11 15:41:47 来自手机 | 显示全部楼层
【“在耶稣那里,每一个灵魂都很宝贵”】
说起来,这些年他们一共成功帮助脱离毒瘾的也有三四十个,这数字已经非常可观,可是也有一部分人在“非拉铁非”好了,回到当地之后,一接触原来的圈子,又开始复吸。
“关键是要给他们一个好的环境,一个健康的圈子,这也是非拉铁非福音戒毒事工存在的重要理由,不仅是靠着福音把毒给戒了,而且还要求神给他们永不复吸的信心,帮助他们建立一个远离之前的生活圈子,而且帮助他们找到一个事情来做,
比如与我们在一起的黄弟兄,本是从广东过来,因为我们担心他回去以后,又沦为之前的样子,就建议他在南京上班,教会姊妹也帮助他在南京找到了工作。”
“福音戒毒需要投入巨大的精力,时间和财力,可惜目前我们全职同工只有三个人:我,妻子,我母亲,只有几个老姊妹来做义工,各方面条件都太有限。”说到这里,孙弟兄的神色显得有些凝重,
“我们连自己的孩子都没时间陪伴,自从我父亲几年前回了天家,母亲和我们所有的时间都在非拉铁非,最亏欠的是陪孩子的时间太少了,女儿诗恩今年十岁,上寄宿学校,她非常懂事地说,我理解爸爸妈妈,虽然也会有一点难过,但知道妈妈爸爸是把爱分给了其他更有需要的人。”
“即使这样,还是有人会不理解,觉得福音戒毒这么难,这么多年下来就是几十个灵魂得救而已,何必自找苦吃呢?
但我们不这样想,圣经上说,100只羊,有一只迷失了,牧羊人要放下那99只,去寻找那一只丢失的羊。
我们所领受的呼召就是这样,在耶稣那里,每一个灵魂都很宝贵。”
“有人还会质疑,我们服侍是不是为了牟利?每当听到这种话我就特别委屈,我们不可能从来戒毒的人身上取利,他们绝大多数早已穷途末路,有时连基本的生活费也没有,但神马上就用一句话来安慰我的委屈:
用无亏的良心服侍主。”
“没有营利,怎么生存呢?
感谢神,在过程中,我们不断仰望和经历神的供应,比如我们的油和米快用完时,我们还没来得及为此事祷告,第二天,神就感动弟兄姊妹给我们送来了,类似的奇妙事迹很多。”
“所以我们一直希望能将关怀的工作延续下去,能有远期的跟踪,我们也确实在做,保持和每一个人的联系,尽力帮助他们。
今天社会各种各样的上瘾之症,本质上都一样,都需要福音的大能来更新。所以未来的“非拉铁非”应是全方位的社会关怀,释放那些被**的灵魂。”
采访结束时,孙玺弟兄轻轻唱起了一首自编自弹的福音戒毒歌曲:

“曾在人群中迷失,曾在迷失中跌倒,满身是淤泥,整个心是伤口,流浪的人快回头,孤单的日子不好过,主耶稣祂就在你前头,紧紧抓住,别错过!
北风吹起,我心颤抖,你的伤口是否仍旧在痛?卸下你的创伤回忆烦忧,整装待发向前走,背起十架不回头……”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版权声明:《境界》所有文章内容欢迎转载,但请注明出处,“来自《境界》,微信号newjingjie”,并且不得对原始内容做任何修改,请尊重我们的劳动成果。如有进一步合作需求,请给我们留言,谢谢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7-1-11 15:45:11 来自手机 | 显示全部楼层
“曾在人群中迷失,曾在迷失中跌倒,满身是淤泥,整个心是伤口,流浪的人快回头,孤单的日子不好过,主耶稣祂就在你前头,紧紧抓住,别错过!
北风吹起,我心颤抖,你的伤口是否仍旧在痛?卸下你的创伤回忆烦忧,整装待发向前走,背起十架不回头……”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7-4-21 20:13:16 来自手机 | 显示全部楼层
这个帖子原来在这里,可以关注一下我说的,然后留言咨询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QQ|小黑屋|手机版|Archiver|旷野呼声 ( 浙ICP备11063712

GMT+8, 2017-9-22 03:27 , Processed in 0.151958 second(s), 17 queries .

Powered by kyhs.me

© 2004-2014 旷野呼声论坛|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